首页 >> ag真人技巧|首页 >>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>>获奖作品选登 >> 周家庄的阳关大道(节选)
详细内容

周家庄的阳关大道(节选)

时间:2019-01-09?????作者:周喜俊【原创】


梨花盛开的季节,我来到河北省晋州市周家庄。这里距省会50公里,尽管从石家庄出发的时间不晚,因一路堵车,赶到周家庄地界,已是游人如织的热闹景象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刚浇过水的大片麦田,绿油油如铺上了崭新的地毯,在金色阳光照射下发出迷人的色彩。一群来自城市的年轻人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惊诧地欢呼着:“哇,太美了,中国农业第一村!”他们纷纷拿出相机抢着拍照。在麦田劳动的几位农民抬起头,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。?

顺着笔直的水泥路往前走,是农业特色观光园,一望无际的雪白梨花与树下间作的金色油菜花交相辉映,蜂蝶起舞,布谷声声,美丽如画的田园风光,让游客如痴如醉。几个在梨园干活的女人告诉我,那边有特色花卉观赏区,还有400亩油菜花,更好看。我顺着她们手指的方向往前走,看到紫色玉兰花、粉色桃花、黄色紫荆花等多种花卉竞相开放,把广袤田野装点的姹紫嫣红。游客们有的在树丛中漫步、拍照,品味百花争艳的景色,有的乘坐骡马,沿着宽阔的水泥路,体验传统农业风韵,观赏现代农业风光。

周家庄是中国农村发展的一朵奇葩,67年来,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,坚持发展集体经济,坚持立足自己的土地共同富裕。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,建成了农业现代化,村庄城镇化,田园生态化,社员衡富化的美丽乡村。

周家庄乡辖6个自然村,划分为10个生产队,土地面积18046亩,人口13564人。全乡实行集体经营、统一核算、专业承包、分工分业的管理模式,是目前全国惟一实行乡级核算管理体制的乡镇,这种体制已运行了67年。

60多年来,中国农村历经多次重大变革,周家庄的独特体制何以存续至今?说起此事,人们不约而同地提到周家庄的灵魂人物,原乡党委书记雷金河。

雷金河出身贫苦农民家庭,16岁参加抗日,英勇杀敌,非常坚决,日伪军对他恨之入骨,悬赏5000元“老头票”买他的人头。在残酷的对敌斗争中,是乡亲们暗中保护,让他一次次死里逃生。23岁时他加入中国共产党,并任周家庄村党支部书记,领导了村里的抗日斗争,靠着共产党要为穷苦百姓谋幸福的“坚决”劲儿,顺利完成了全村的土地改革。之后带领乡亲们建互助组,搞合作社,走共同富裕的道路。他因做事执着果敢,坚持真理,因而得了个外号“老坚决”。?

我在少年时代就知道这个名字,是看了老作家张庆田以雷金河为原型创作的小说《‘老坚决’外传》。

“老坚决”一张蓝图绘到底的集体化道路并非一帆风顺,周家庄经历过三次严峻考验,都因体制变更。

1956年,全国农业合作化运动风起云涌,但因不少地方管理混乱,经营不善,联村大社难以继续维持,上级只得要求将大社拆为小社。周家庄自1949年起,在雷金河倡导下建起互助组,1951年成立起全县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,在实践中总结出一套包工、包产、包开支、超产奖励的生产责任制。1956年春,他们联合周围5个村庄成立起高级农业生产联村大社,在执行“三包一奖”的同时,又制定出详细的《社规民约》。因制度严密,管理得法,监督机制健全,调动了社员的劳动积极性,大家收入日趋增加,公共积累不断壮大。

联村大社正处于蓬勃发展态势,为何要把大社拆小?雷金河想不通,找上级领导提出诉求,他说:“社跟社不一样,不能核桃栗子一块数。社不在大小,就在管理,就在人。希望领导网开一面,保留周家庄联村大社,我们一定做出样子来。”

周家庄是合作社的模范,曾拍过电影《大社经营管理的经验》,上级领导对周家庄的情况比较熟悉,经调查,全社1509户社员都不同意拆大化小,只好尊重群众选择,同意周家庄继续坚持联村大社体制不变。

60年代初,因三年自然灾害,经济困难,全国人民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。为尽快恢复元气,促进生产,中央颁布“人民公社六十条”,提出“三级所有,队为基础”,要求把大队化小,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。周家庄从合作社到人民公社,管理体制始终是两级所有,显然不符合上级要求,必须得改。雷金河又想不通了,他认为各地情况不一样,不管用那种形式,只要把生产搞上去,让群众过上好日子就该支持,不能搞一刀切。他逐级向上反映,诉说自己的理由,但没人敢给他明确答复。雷金河的“老坚决”劲头上来了,干脆给周恩来总理写信,真实反映周家庄的情况,代表全体社员表达诉求。

周家庄是全国农业战线三面红旗之一,在农业经营管理上实行的“三包一奖”做法曾在全国广为宣传,好多人都到这里参观学习。雷金河又是全国最年轻的劳动模范,他反映的问题中央很重视,委托政治局委员彭真亲临石家庄来调查了解情况。

雷金河当面向彭真说心里话,实事求是,不遮不掩。他说,周家庄建合作社10年来,有7年经受了不可抗拒的冰雹、水灾、旱灾等自然灾害侵袭,每次都是靠集体力量渡过难关,抗灾夺高产。特别是1960年,好多地方颗粒无收,只能靠吃草根树皮度饥荒。周家庄不仅群众丰衣足食,骡马膘肥体壮,而且集体投资11万元,动工办电。靠自力更生的精神,架起高压线25华里,安装了变压器,家家户户用上了电灯,农业、企业、小工厂都用上了电力。生产形式迅猛发展,农民生活发生了根本转变,不少家庭买了收音机,好多光棍儿都娶上了漂亮媳妇,全社一派生机勃勃景象。

彭真问:“你们是怎么搞的?”

雷金河坦然回答:“种地讲科学,管理要得法,不能瞎折腾,才能产量高,打得多。粮食产量不浮夸,不虚报,不瞒产私分,保证国家的,满足社员的,留足集体的,一句话,实事求是,不来半点虚的。”

听了雷金河朴实真诚的心里话,彭真意味深长地说:“你这个书记真是很有头脑啊!如果全国三分之一的书记像你这样,‘五风’就刮不起来了!”

雷金河说:“刮风刮不出粮食,只能刮倒庄稼,刮风就是瞎折腾。不管东西南北风,我就一条,不唯书,不唯上,只唯实,实事求是!”

周家庄的经验给彭真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在后来召开的贯彻农业“六十条”,实行“三级所有,队为基础”地、县委书记座谈会上,彭真称赞了周家庄实行“三包一奖”的成功经验,旗帜鲜明地对他们的管理体制表示赞同。有了上级领导的支持,周家庄实行的两级管理体制又一次保留了下来。

ag真人技巧|首页受冲击最大的一次是1982年,联产承包责任制风靡全国,势头强劲,好像谁不把土地分掉,就是不拥护改革似的。雷金河认为,分田到户对于贫穷落后,集体经济薄弱的地方,能暂时解决人的温饱问题。对于干部没有管理能力,“大锅饭”伤害了农民感情,极左路线压制了生产力的地方,是调动农民积极性的激励机制。周家庄自农业合作化以来,走了30多年集体化道路,有了较为雄厚的集体经济基础,农工贸齐头并进,发展势头良好,已有9家大型集体工业企业。许多农贸加工、养殖基地和文化服务业都已形成规模,各项大型设施成龙配套,农业早实现了机械化,大家正集中精力搞新农村建设,以民建公助方式统一盖二层居民楼。如果把大片良田切割成一条一块,群众难以适应,必然造成混乱,家里没有壮劳力的农户无法耕种,有可能把地撂荒。当时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成了头等大事,周家庄是农业战线的老典型,土地分不掉领导无法交差。为解决这个“钉子户”,上边派人来帮雷金河转思想弯子,大有土地不分掉就不撤离之势。

“老坚决”遇到了新问题,心里烦恼,整夜睡不着觉。清晨他一人在村外转着,看着田野里生机勃勃的庄稼,又想到土改时的情景:

土改胜利后,分得土地的农民是多么激动啊,男女老少在自家的地里躺着、坐着、跪着,抓起一把把热土亲吻着,这情景让雷金河眼窝发热,心潮澎湃。他参加过解放石家庄的支前工作,亲眼看到为了这座城市的解放,那么多同志牺牲了。他是幸存者,觉得不带领乡亲们过上好日子,不仅对不住党和人民,更对不住那些长眠于地下的烈士。如今实现了耕者有其田,农民终于有奔头了。

可是没过多久,他就发现了问题,分得土地的农民有的缺劳力,有的缺牲口,有的缺农具,一家一户种地困难太多。尤其是孤儿寡母、老弱病残的家庭,守着土地种不上,急得唉声叹气。这情景对雷金河触动很大,他想,共产党打天下就是为让百姓过上好日子,种庄稼问题解决不好,不能发展生产,农民守着土地饿肚子,土改不是白搞了吗?为解决这个问题,在他的倡导下周家庄率先成立起互助组,之后又成立起合作社,大家团结互助,家家有饭吃,人人有活干,就这么一路走了过来。他们的土地集体耕种,社员集体劳动,可从未吃过大锅饭,“三包一奖”是更为严格的责任制,核心是按劳分配,同工同酬,达到责、权、利统一。“干多少活、记多少分”,这样细致的“定额管理”当时在全国都是首创,充分调动了社员的劳动积极性。

“文革”开始,周家庄的“三包一奖”被当成“三自一包”的孪生兄弟,横遭批判,雷金河也由此成了“走资派”,被打翻在地12年。1978年底,年近花甲他终于平反,重新走上了周家庄公社党委书记岗位。看着自己一手经营起来的富裕公社被搞成了烂摊子,听着群众对吃“大锅饭”的抱怨,雷金河心中五味杂陈。

他顶着“搞复辟”的舆论压力,恢复了“三包一奖”责任制,仅用一年时间,就让周家庄恢复了元气,1979年底不仅还清了18万元国家贷款,社员收入比1978年提高近一倍。之后连续三年,集体经济快速发展,人均收入连年递增,群众的心气越来越高,大家铆足了劲儿正往小康路上奔,要是分田单干,不是把人心分散了,把几十年积累起来的家业毁掉了吗?

雷金河仔细研究中央政策,文件上说得很清楚,宜分则分,宜统则统,目的是让农民都过上好日子。中央精神没有错,怎么执行起来,又成一刀切了呢?雷金河组织群众进行讨论,广泛征求意见,是分田到户?还是走集体化道路?大家一致表示,不分!全乡3055户,家家户户签名摁手印,强烈要求坚持集体经营体制不变。

血红的手印代表了群众的意愿,雷金河底气更足了,他向上级领导立下军令状:“周家庄不分田到户,社员收入要高于分包到户的农村。如果干一年,我们没有其他公社好,马上把地分了。”

这种敢“顶风”而上的底气,来自对农村的熟悉,更来自对农民的感情。从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后,上级几次要给雷金河转为国家干部,调他到县里工作,都被他婉言谢绝了,他说:“我是个农民,还是让我在村里‘混’吧,我吃农业粮,才真正了解农民的苦难和要求,才能替农民说话办事。没有纱帽翅儿,就不怕丢,不对的事就敢顶,撤了我无非是个农民。”?

雷金河以“老坚决”精神,以实事求是的作风,又一次经受了考验。一年之后,周家庄乡社员收入是全县平均劳动日值的五倍还要多。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,为群众提供了福利保障。全乡采取统一规划,统一标准,民办公助的方式,让全体社员都住上了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,统一安装了免费的自来水管道,对年满65周岁的老人实行养老津贴,对孤寡老人实行五保,所有社员享受免费医疗、教育等10多项福利。他们用事实证明,走集体化道路不仅能让农民富裕起来,还能让各项公益事业得到持续发展。

在周家庄合作社史纪念馆的玻璃橱柜里,我看到了 1982年11月30日全体社员签名摁的红手印,30多年过去了,那厚厚一沓子签名纸已经发黄,但一颗颗红手印仍是那么鲜艳,这是全乡人坚持走集体化道路的决心,也是“老坚决”坚持实事求是的告白。他们的独特体制也由此存续了下来。

1985年三夏时节,全国政协副主席吕正操来周家庄调研,看到全乡农业、工业、商贸、文化、教育等各项事业全面发展,还立足本地培养出了大批青年实用人才,高兴地对雷金河说:“谢谢你这个‘老坚决’,你的经验是不是就叫:只要坚决,就能搞成国强民富?”雷金河和周围的人都开心地笑了。

周家庄的独特体制至今已运行了67年,他们用自创的发展模式证明,因地制宜,实事求是,坚持发展集体经济,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阳关大道。坚守信念,遵循规律,一张蓝图绘到底的长效机制,是解决“三农”问题的最好办法。